原来世界残酷的超乎想像

9月1到9月3,多看阅读全场3天免费畅读,利用这3天的闲暇时间看完了《追风筝的人》,这是一个赎罪的故事,有关阿富汗的故事,战争时期的阿富汗简直就是人间地狱。

人物和背景

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,主人公名叫阿米尔,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,爸爸在当地很有威望;哈桑是仆人阿里的儿子,比阿米尔小一岁,生来是兔唇。阿里由阿米尔爷爷收养,爸爸与阿里一同长大,爸爸把阿里、哈桑当作亲人看待。阿米尔的母亲死于难产,而哈桑的母亲在他出生后7天与人私奔,他们由同一个奶妈喂养长大。阿里说喝相同母乳长大的孩子就是兄弟,整本书都围绕着阿米尔和哈桑之间的情谊。

儿时的时光是快乐的,他们一起玩耍形影不离。在哈桑的世界里阿米尔就是全部,他可以毫不犹豫的为阿米尔奉献一切。当阿米尔被人欺负时他总会挺身而出,无论对方多么强大。而阿米尔总是渴望得到爸爸的喜爱,不愿爸爸对待哈桑很好。但爸爸并不喜爱他,阿米尔胆小、懦弱,完全没有他的样子。

风筝比赛

这是整个故事的转折点,风筝比赛是冬天孩子们的盛大赛事,这是一种斗风筝的玩法,操作风筝将其它风筝的线割断保持到最后的就是赢家。追到掉下来的风筝也是一种荣耀,尤其追到最后一只掉下的风筝,那就和赢得比赛一样重要。这一年,阿米尔赢得了比赛,哈桑为阿米尔去追最后掉下的风筝。阿米尔迫切的想要得到最后的风筝,他希望以此换得爸爸的喜爱。比赛结束后,他满街寻找哈桑,最后发现哈桑被阿塞夫一伙围住,为保住风筝哈桑被阿塞夫鸡奸。阿米尔眼见好友被侮辱,却不敢上前,懦弱的离开。

此时阿米尔发现内心深处,他并没有把哈桑当作兄弟、朋友,哈桑不过是他的仆人。为了风筝,为了爸爸的喜爱,他可以选择牺牲哈桑。此后,阿米尔无法面对哈桑,无法面对自己的罪恶。他决定将哈桑赶出家门,设计诬陷哈桑偷走钱和自己的生日礼物。在一场大雨中,阿里和哈桑离开了,哈桑对诬陷的罪名毫无否认,爸爸甚至痛哭祈求阿里留下,但在阿里的坚持下爸爸把他们送走了。

逃离阿富汗

随后,苏联驻军阿富汗,开始了长年的战乱。爸爸带阿米尔逃离喀布尔,路上途径苏军检查点,一位苏联士兵竟明目张胆的要求猥亵车上的年轻妇女。爸爸怒不可遏下车与士兵对峙,士兵用枪威胁,爸爸在枪口下怒吼道“就算你要打爆我的头,我也决不允许发生这样无耻的事情。你他妈最好打准点,否则我撕烂你!”。后来爸爸没有死,一位苏联军官上前表达歉意,他们继续上路了。之后的路上,女子的丈夫跪下亲了爸爸的手。

避难的路途并不顺利,最后他们躲在油罐车里才逃到巴基斯坦,阿米尔目睹了油罐车里窒息而死的少年和发狂自杀的少年的父亲,像晕车一样,他吐了。

美国

后来,爸爸带阿米尔从白沙瓦去了美国。起初在美国的日子不好过,爸爸不太适应,在加油站做体力劳动,跳蚤市场倒卖旧货赚些小钱,后来爸爸被检出患有肺癌,接着日渐衰老、消瘦,爸爸往日的威风不在了。阿米尔倒是很适合这里,远离过去的罪恶,开始新的生活,他上了大学,在跳蚤市场遇到后来的妻子,随后结婚,没多久爸爸去世了。接着平静的生活了十几年,直到一天接到拉辛汗的电话,拉辛汗是爸爸的好友,是阿米尔的忘年知己,阿米尔决定去见拉辛汗最后一面。

真相

阿米尔在巴基斯坦与年迈的拉辛汗见面,拉辛汗给他讲了喀布尔和哈桑后来的故事。拉辛汗留在喀布尔照料阿米尔家的房子,逐渐年老和孤独,使他想找来哈桑陪伴、帮助自己。他不费力气的找到了哈桑,此时哈桑已经成家,妻子正怀孕,他在山区学习了文字,在此有自己的生活。得知阿米尔的近况,他非常高兴,而得知“爸爸”去世后,他抱头痛哭。哈桑放弃了山区的生活,带着妻子来到喀布尔。随后,哈桑得子取名索拉博。然而塔利班占领喀布尔之后,强占了这个房子,哈桑为了保护房子而强烈抗争,被塔利班当街枪毙,其妻子也在撕扯中被枪杀,索拉博进了孤儿院。拉辛汗希望阿米尔去喀布尔找回索拉博,而开始阿米尔并不愿冒风险前去。最后,拉辛汗讲出哈桑其实是阿米尔爸爸的私生子,他们是兄弟。

这让阿米尔震惊,他回想起爸爸对待哈桑的点滴,想起自己对哈桑所做的罪行,终于他同意前往,他决心自我救赎。

重回喀布尔

拉辛汗安排了去喀布尔的向导,重回喀布尔眼前的景象让阿米尔震惊,到处都是炮弹轰炸的痕迹,乞丐随处可见,街上甚至有尸体。他们找到孤儿院,里面又是另外一番惨象,孩子们没有足够的食物,没有保暖的毯子,一些孩子被冻死。塔利班每隔一段时间来领走一个孩子,当作玩物,院方敢怒不敢言,不幸的是索拉博在不久前被带走了。阿米尔不顾一切,来到塔利班头目家中,企图与对方交涉寻回索拉博。却发现对方正是性侵哈桑的变态阿塞夫,阿塞夫同意交出索拉博,条件是阿米尔与他单挑。毫无战斗经验的阿米尔被暴揍,险些丧命,在最后关头索拉博用弹弓射瞎阿塞夫,他们这才得己逃离。

塔利班简直就是丧心病狂的变态,屠杀哈扎拉人,猥亵儿童,毫无人性,他们就是自称穆斯林的恶魔。

接下来,阿米尔被向导送往医院治疗,好在治疗及时保住性命。之后,在办理索拉博的领养手续过程中遇到阻碍,可能需要索拉博再次进入孤儿院。这个消息让索拉博绝望,在浴室割腕自尽。见到血泊中的索拉博,阿米尔发疯一般,在医院跪求真主救赎。索拉博没有死,最终阿米尔把他带到美国到美国。从这以后,阿米尔变了,我觉得他成了爸爸那样的男人,隐藏心中的罪恶也得到救赎。他开始为阿富汗一家医疗机构寻求资金,为治疗索拉博的心伤不懈努力。全书完。

评价

这本书的故事整体上非常悲伤,也十分精彩,展示了一个真实又残酷的阿富汗。生于和平时代的我们真是太幸福了。

评论时事,总会听到中国人没有信仰一类的总结,可有信仰又怎么样呢?伊斯兰世界可真心不怎么和谐啊。